高三党,写文看心情。
漫威/APH/凹凸/全职/d5/王者都会更,不一定时间。
受不了就取关吧,抱歉。

醉生梦死。

BE慎入。



  李白头一次觉得梦境舒坦如此,就像现在这样。

  天空不再是血染的猩红,湛蓝色的,万里无云。他平视,街坊尽数是酒肆,混杂着各种酒的香味儿,还有枝条上欲要落下的露珠,五感皆得到了满足。谢哪儿是长安城的光景,分明是凌霄宝殿一般的富丽堂皇。

  醉生,就是如此。

  每一口酒液滑下喉口,辛辣有之,更多的是爽意。倏地,他想舞剑。就像是汁液在味蕾上的绽放那般。

  仔仔细细地碾磨,这酒水里竟也是参杂了土腥。是泉水的清冽——这是假酒。参了水的。

  多多少少缺乏沉淀多年的滋味。

  初春,蝴蝶于他周遭飞舞,上下翻飞。偶尔落在酒坛上,也是常见的鹅黄色,天蓝色……一只浅绿的蝴蝶落入他的手掌心,他回头,竹林深处有一人击瑟。他身边彩蝶萦绕,长发如瀑。如同羽扇平铺在地。身旁的香炉燃的正旺。李白听到了他的低喃。

  他痴痴地唤着“太白。”

  “子休。……”

  顿地,他傻了眼。

  他是谁?

  青莲剑仙,浪荡剑客。

  世人尊敬他。

  “洒脱不羁。”

  他前几日死于战场,人们更加歌颂他。

  庄周?庄周。

  逍遥幻梦,沉湎梦境。

  世人并不能理解他,鄙夷更甚。

  “他是个怪胎。”

  庄周前几日创造了一个连神仙也会惧怕的梦境。沉沦其中的人虽可以重生,长生不老。只是会消耗尽制作者的阳寿。

  他特地打破了轮回之道。以命换命。

  子休…你为何如此傻?……

  羽化而登仙。庄周于梦死,洁白的羽毛将他包裹,化作蝴蝶,最后的留恋通通散尽。一时之间,鸟兽哀鸣。

  是真是假?李白已经分不清。

  只是每每酒醒,恍若重生。

  他醉生,他梦死。轮回来去,沉溺其中。

  似是有一瞬,什么也不重要了。

  他一曲《凤求凰》一夜白头,起身舞剑,背影萎靡。他本该是那个该死之人,为何……为何啊!

  多年前,夜未央。他酒兴一时,一手执剑,刀光火影间,他闻到一股子叶兰的香气。淡淡的。他笑,——又是一个送死的人。他自诩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身侧半丈,容不得生息。

  不知是醉还是醒,他见到那人蝴蝶一般的睫毛覆盖了瞳眼,唇瓣一开一合,一词泄出口间。

  他痴唤。“李太白。”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