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党,写文看心情。
漫威/APH/凹凸/全职/d5/王者都会更,不一定时间。
受不了就取关吧,抱歉。

双花。纯属偶然。

有点思路混乱…多担待。
一时的脑洞。乐妹妹小乐三岁。
试图混更(靠。)

  “小平啊,有没有女友了啊?”

  “还没,也忙呢。”

  张佳乐看着坐在一边的小妹,又侧头看了看孙哲平。只见孙哲平一点也不介意老妈的目光灼灼,虽然嘴角微抽。一看老妈这意思,他很了解孙哲平,知道孙哲平是个好人。小妹交给他也踏实放心。看着小妹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张佳乐叹了口气。

  “妈,私事还是少问吧。”

  “哈哈,也是。小平你你们先聊着我跟你伯父出去转一圈。”

  说着乐妈就拽着老公去穿衣服,出了门。大过年的,老妈这……。张佳乐有点无语。他是不是也该出去?

  然而小妹磨蹭了一会儿,说“我也出去一下。”

  屋里只剩下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个人。

  孙哲平一向直接,可是这种情况下除了喝可乐嗑瓜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搭茬。他也明白乐妈的意思,自然知道张佳乐尴尬。…他俩刚震惊电竞圈那会儿,乐妹妹才17.8,孙哲平和张佳乐回家的时候,很乖地喊了一声孙哲平哥哥。然后偷摸拿出来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的手办,说你们两个可要加油。

  张佳乐踱步到放有一堆书的柜子。小妹和他不一样,他选择了电竞而小妹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学习相当好的,未来也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柜子正中央摆放着那两个手办,显然精心擦拭过。但是孙哲平远远的看到,光照耀在手办上,落花狼藉左手手臂上,和百花缭乱胸口上的裂痕很扎眼。仿佛预知他们的未来一样。

  孙哲平起身,走到张佳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却看到张佳乐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很出神,碰他他都没有反应。

  “乐?”

  “…嗯…,怎么了吗?”好不容易,张佳乐才缓过来。又开玩笑似的说“你是不是看上我妹子了啊,我可没见过不爱说话的你。”

  “她挺好,可是我配不上。”孙哲平很直接。然后又问“在想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想到第十赛季之后,我或许会彻底退役。百花缭乱呢,既不是百花的核心,也不是霸图的关键。我们这些老头子混在一起打出的一张狠牌,还是太过于勉强了。”

  “……”

  “或许我走了以后,百花缭乱会落入其他人手中。也可能只会扒干净装备成为别人的一部分。可是我很不甘心,不甘心。…这个账号陪伴我一次又一次接近冠军,就这么撒手,我感觉我会疯掉。”

  说完,张佳乐怔怔地望着手办发呆。孙哲平的右手微微抬起,想要去摸摸张佳乐的脑袋。可是抬到一半,他想到他们…已经不再是队友。不再是亲密无间的伙伴。如果可以,张佳乐一定会碾压所有阻碍他夺冠的人,包括他孙哲平。于是手又缓缓的落下。

  他们搭档了那么长时间,张佳乐到底有多渴望冠军,谁能比他更清楚?

  他这次来,也不过是躲躲老妈的逼婚。不自觉地就买了K市的机票,正好去了那家他们以前经常去的超市,正好碰到了买菜的张佳乐,刚好跟他回家去看看。也刚好,看到张佳乐脆弱的一面。

  他有些时候真的像一根羽毛,轻飘飘的,很随和,又一点就炸。很容易受伤,很容易舍不得,却偏要表现的绝情。

  想到这里,孙哲平彻底放下了手。

  “伯母他们也该回来了。调整一下状态吧。”

  “嗯,知道了!”

 
Fin.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