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党,写文看心情。
漫威/APH/凹凸/全职/d5/王者都会更,不一定时间。
受不了就取关吧,抱歉。

平行线

梗源自于网易云《A little story》热评。



一场车祸让雷狮双眼失明。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一样。想他雷狮,不说是打架。至少失去对阳光的感知让他近乎崩溃。

他尝试吞食大量抗生素,却被家长拉去洗胃。折腾了一番非但没死掉反而更是折磨自己。他索性听天由命,日渐颓废。

有一天,临床来了一个得了癌症的病人。家里人跟他聊的很开心,聊天之中他知道这个得了癌症的家伙叫安迷修。
至此他的命里出现了生机。

每天安迷修都会跟他讲大道理,说什么怎么怎么不能想不开。仅仅是失去光明,可是他很幸运地在车祸中存活下来了阿。安迷修还喜欢跟他讲马的品种。跟雷狮说,等有一天他能接受新的眼角膜,而安迷修病也好了。他们可以一起去北方的大草原看马。
雷狮笑他这梦发傻。安迷修也不介意,只要天气好就会推着雷狮出去逛逛。美名其曰康复治疗。雷狮也不做过多挣扎,任由安迷修把他抱上轮椅。

是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他本该心酸的想,他应该看得到这个世界。但是有安迷修在,安迷修让他碰碰花儿,碰碰草。还让他感受晨光的爱抚。一天下来眼前的黑暗好像也没那么黑,没那么空洞。充满了世界的样子。

只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安迷修长什么样。

安迷修不让他摸脸,说是他的脸很难看。会吓到他的。

他自觉得自己爱上了安迷修,至少……每一天缺了他的声音,他就会发了疯的找。安迷修也笑话他,敢情儿这是离不开他了啊,以后怎么办。

日子就这样流淌下去,直到有一天,安迷修倒在他的怀里。跟雷狮说,他好累,好想睡一觉。雷狮想了想,抚摸他的头发,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以为是平常的小憩,一起睡着。

醒来的时候,怀里空了。耳边也没有他的欢声笑语。怀里好凉。他听到父母的哭声,还有安迷修母亲的。混乱的言语中他只听清安迷修死了,在他怀里。癌症细胞霸占了他整个肺部。他是窒息死的。

难怪每一次抱起他的时候,安迷修都会喘很久。
难怪每一次他不肯接触花粉。
难怪他连抚摸鼻息都不让。
难怪他……

雷狮哭了。哭了很久很久。直到最后眼前由黑暗变成模糊,再次见到光明。带着色彩的世界重新回归他的双目。
他的手边有一封信,上面有一匹生动的小马。安迷修的妈妈说,这是安迷修的照片还有他最后的话。

照片是空白的。

雷狮,展信佳。

  不要再想我是长什么样子的了。你爱上的下一个人,就是我的模样。

泪水再一次模糊了他的视线。

评论 ( 1 )
热度 ( 67 )

© 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