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党,写文看心情。
漫威/APH/凹凸/全职/d5/王者都会更,不一定时间。
受不了就取关吧,抱歉。

烟。



  都说烟是消愁的玩意儿,于刘邦来说更是。一地的烟脑袋,烟草灰烬。包括他现在嘴里的还未抽完的烟头。大概,有一盒左右。他很少抽这么凶,连声咳嗽之后喉咙肿痛的慌。

  好他娘的疼。刘邦暗骂了一声。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他的话。

     “再装病来我这里装可怜,你就永远滚出我的视线。”

   真凶啊,医生。他记得他的胸牌,内科医生,张良。编号也是,一清二楚的。他难得这么记清楚一个人,只是因为一见钟情。太可笑—对男人一见钟情什么的,未免有点精神错乱。可他偏偏忘不了张良的那一句,“刘院长,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那我就真真正正生病给你看好了。省着你说我装。

  刘邦戴好一次性手套把这一地的烟呼噜两下子,全都扔入垃圾桶。

  哪个医生,护士。对他都是尊敬的,畏惧的。这张良非要逆着风忤逆他。刘邦有预感,如果他再缠着张良,大概会被张良啐一口,噢,一口可能还是少的。

  前脚刚进了张良的办公室,后脚便来了个女孩儿。抢先一步坐到张良面前,说自己胃痛。张良无奈,只得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胃,问了句这样是否缓解,女孩儿摇头,在一刹那间刘邦看到了她眼中的挑衅。

  妈的敢情儿这女人啥病都没有,张良对她仍然富有耐心。

刘邦心里顿时窝了火。

  “咳...我嗓子痛,可以先给我看一下么。张,医,生。”

  “麻烦这个小姑娘,隔壁可是有女性内科医生哦?”

  刘邦斜了女孩儿一眼。那孩子倒也是听话,只是临走时蔑了刘邦N次。刘邦顺手锁了门,将门口挂上休息勿扰的牌子。

    “你在抽烟。”

  张良闻到他身上一股很重的消毒水味儿。却仍然不能掩盖他身上浓浓的烟草香。两指骨关节泛黄,肯定是常抽烟留下的印儿。刘邦哼哼两声算是应了,走到张良面前,打开新的一盒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烟啊,好东西。催眠却又可以醒脑,又不像大麻那样戒不掉。”

  张良不客气地拧了一把他的胳膊,刘邦干嚎痛好几声。借机把刚刚站起来的张良往怀里一带,坐到他的办公椅上。张良被迫坐到他的腿上,又着急又气。

  “现在是私人服务时间,张医生。违抗我的命令,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

 

想看车请等19号xx考完试就开车!❤

评论
热度 ( 32 )

© æ¸©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