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咸鱼–八月BSD坑限定

主吃邦良/信云/太芥。勿碰雷点多谢。

烟。



  都说烟是消愁的玩意儿,于刘邦来说更是。一地的烟脑袋,烟草灰烬。包括他现在嘴里的还未抽完的烟头。大概,有一盒左右。他很少抽这么凶,连声咳嗽之后喉咙肿痛的慌。

  好他娘的疼。刘邦暗骂了一声。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他的话。

     “再装病来我这里装可怜,你就永远滚出我的视线。”

   真凶啊,医生。他记得他的胸牌,内科医生,张良。编号也是,一清二楚的。他难得这么记清楚一个人,只是因为一见钟情。太可笑—对男人一见钟情什么的,未免有点精神错乱。可他偏偏忘不了张良的那一句,“刘院长,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那我就真真正正生病给你看好了。省着你说我装。

  刘邦戴好一次性手套把这一地的烟呼噜两下子,全都扔入垃圾桶。

  哪个医生,护士。对他都是尊敬的,畏惧的。这张良非要逆着风忤逆他。刘邦有预感,如果他再缠着张良,大概会被张良啐一口,噢,一口可能还是少的。

  前脚刚进了张良的办公室,后脚便来了个女孩儿。抢先一步坐到张良面前,说自己胃痛。张良无奈,只得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的胃,问了句这样是否缓解,女孩儿摇头,在一刹那间刘邦看到了她眼中的挑衅。

  妈的敢情儿这女人啥病都没有,张良对她仍然富有耐心。

刘邦心里顿时窝了火。

  “咳...我嗓子痛,可以先给我看一下么。张,医,生。”

  “麻烦这个小姑娘,隔壁可是有女性内科医生哦?”

  刘邦斜了女孩儿一眼。那孩子倒也是听话,只是临走时蔑了刘邦N次。刘邦顺手锁了门,将门口挂上休息勿扰的牌子。

    “你在抽烟。”

  张良闻到他身上一股很重的消毒水味儿。却仍然不能掩盖他身上浓浓的烟草香。两指骨关节泛黄,肯定是常抽烟留下的印儿。刘邦哼哼两声算是应了,走到张良面前,打开新的一盒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烟啊,好东西。催眠却又可以醒脑,又不像大麻那样戒不掉。”

  张良不客气地拧了一把他的胳膊,刘邦干嚎痛好几声。借机把刚刚站起来的张良往怀里一带,坐到他的办公椅上。张良被迫坐到他的腿上,又着急又气。

  “现在是私人服务时间,张医生。违抗我的命令,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

 

想看车请等19号xx考完试就开车!❤

点滴。

吕云主题*
性转慎入*
150fo点梗抽出来的(x)
医生吕布x大学生云。




     爱情是腻味而粘稠的油滴。可是偏偏——让人抓在手里,本以为一辈子都抹不掉的痕迹,不过被时间的洗涤液一次性冲刷了个干净。

   “不好意思,我爱的是男人。”

   吕布是在她与前女友共同住的出租屋里抓到这对狗男女的。—她却并不伤心,仿佛是意料之中。很正常,她对男人一点好感都没有,理由?这不需要理由。现在不过是更荒唐的。她最爱的,最信任的女人,也背叛了她。

   13年前,她还只是12岁。一群男人将她团团围住,暴打,辱骂,甚至起了强奸的念头。幸亏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子带着一群警察来,将她从魔爪里拯救出来。

 
   “你叫什么……我该怎么感谢你?”

   “嘿嘿,我叫赵云——救姐姐是应该的!感谢我?那,那就请我吃糖吧。”


    小女孩嘟着嘴,嘟嘟囔囔地算着价格,一不小心算错了数,又重新算了一遍。最后无奈,吕布只能拉着她给她买了一袋酸奶。

    而如今缘分让她们重新相聚。赵云是她的后辈,同样是临床医学。每天的偶遇,吕布总会笑着说,巧合吧。

   以至于她现在一点都不心痛。

   她喜欢看赵云傻傻的样子,可爱的紧。两人有时会一起洗澡,互相泼水逗闹。或者是在软绵绵的床上来回打滚,日子那么长,却在重新遇到赵云之后变得不再那么煎熬。——可是她现在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

    赵云会喜欢她么?

   说是喜欢,也不能是喜欢。

    不过是在赵云最脆弱的时候,吕布用自己的油滴沾染了她。仅此而已。

   彼时吕布与她唇齿交融,互相抚摸,以做安慰。甚至是破坏自然法则的结合。那一小摊殷红的血液像是在昭告什么不得了的现实。而醒来的赵云不过是微笑着说出一句话。

   “亲爱的吕前辈,早安。”

    暧昧不明。

     赵云就是个温暖的小太阳,身边无数的花花草草渴望追求。真遗憾,吕布很希望这个太阳只能为自己提供养分,未免自私。


    她叹了口气,把钥匙扔给了床上的一对男女。

    “祝你们幸福。”




大概。明天会把这个全部写完。gl的吕云比起bl少了血腥,只剩下温柔与淡然。也就更加容易抒发感情x.。祝各位食用愉快。

 

150fo感谢。

点文!汗萝,邦良,信良,信邦,备亮,亮瑜,云亮,吕云,惇云,亮良。带梗来最好!

邦良车。滴滴滴!🚗

囚禁!注意,要是雷慎入!
历史改编!

  https://zine.la/article/04faaeb84c4b11e78f3f52540d79d783/

夏季的乌斯怀亚。





   张良将围巾摘下,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很快水蒸气凝结成冰凌。

  阿根廷·乌斯怀亚,世界的尽头。人们都说,热恋的情侣都会去伊瓜苏,失恋的人去乌斯怀亚。可是他——并没有失恋,只是爱人于此地向他求婚,慰以纪念而已。

  他下意识地抚摸小腹,那里已经微微隆起,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偶尔还会踢踢踹踹。他特意在那里加了两层保暖,才下定决心步行去港口。

  摆渡人是一位老者,长胡子上沾满了冰霜以至于他看上去像是圣诞老人。张良如数支付来回的船费,还特意给了一些小费。意思很明显,开的稳一些,有孩子。

  “一个小时后来接我吧,劳烦。”

  他每年都会和他来这里,五年了,整整五年。只是从去年开始他身边陪伴的身影不再,像是消失在层层迷雾中一样,不知所踪。

   远方是灯塔,每一阶楼梯都极为不稳定,仿佛一碰就能化成粉末。张良扶着栏杆,一手放在腹部,以防半路滑倒失去这个孩子。七层的灯塔显得无比长,可是他还是坚持了下来,直到登入塔顶,瞬间,泪如泉涌。

   “刘邦……!阿季!……”

  他努力克制着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动胎气。可是眼泪根本抑制不住,他大声哭喊着,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可明明只是一片湿冷的空气,不冻港的浪潮浮动声而已。

  12月23日起,这里即将迎来极昼。他听到了烟火升入空中炸开的声音,人们正在庆祝夏天的来临。如果他还在,他一定也是爱着这一天吧…。

  四个月前他一直干呕不止,查出来已经怀了孩子,是他的。张良欣喜若狂——这无疑是最好的消息。意味着他并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孩子还在,一切安好。

  手里的纸张翻飞,张良脱力一般的松手,走下楼梯,坐船回岸。

  那纸上,是什么呢?

  刘邦的死亡通知单。

  在连续三个月的冰雪地毯式搜寻无果后,宣布已经死亡。没有人能在冰雪世界里坚持过两个月。

  只有乌斯怀亚,才是世界上最接近他的位置。

一个脑洞。

就是黑道paro,情报亮、良,卧底邦,警察信。x占tag抱歉希望能画出来呀!

三十年。



  520,好日子啊。诸葛亮低头看了看手表,正好4点。距离五点二十还有一小时零二十分钟。张良正好踩着四点钟准时的点儿来到他身边,同他牵手,于海滩上留下一串足迹。

  想当初诸葛亮追张良那会儿,真是相当的不容易。张良一是沉迷工作的劳模,二一个是,他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感情”。以至于每每见到有姑娘送给张良情书或者是巧克力,张良只会很礼貌的说。“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些东西。”

  也挺好。诸葛亮想,这样—张良也就不会被别人拐跑啦。

  夕阳西下,远方海水染上了绯红。粼粼水光泛着橙光。像是镭射灯一般。初夏夜晚来的还是有些晚。就像是苦苦待着情人的痴者,留恋不已。

  突地,诸葛亮一手做电话状在耳边,弯下腰,像是老人一般。用着沧桑的声音,问着。

  “前辈呀,我是诸葛亮,您还记得我么?”

  张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也很配合地,同他“打电话。”

  “你是哪位?”

  “那个三十年前,每一次从你的办公室里把你捞出来的家伙,他喜欢浪漫,喜欢和您在一起。—即使是家人反对他也仍一心爱着你的那个你口中的傻子。”

  张良说过,无论是现在,还是三十年以后,他的电话号永远不会变,只要拨打,他就会立刻回复。诸葛亮便装作老人一样,假装考验。两人笑的前仰后合,张良这才咳嗽了两声,正经起来。

  “我一直没有妻子,一直都在办公室里,从未离开过我的每一个研究项目。……”

  “这就对啦,您可是我的呀。”

  诸葛亮搂住张良的腰,俯下身,轻吻上他的唇。温柔地品尝一般,他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宛如一个得了糖的孩子。

  “三十年……太久了。”

  “不如我们现在就结婚,在一起吧?”

  烟花炸开,时间恰好走到了五点二十分,夕阳尚美,只留下潮水边拥抱的恋人。

  爱你的问题,答案是一辈子。








一个小小的脑洞。军师组太好吃了呜呜呜……😭。

惇云车🚗

滴滴滴。产乳play,梗源自于空间。
不喜慎入,谢谢。
R80。
部分脏话请注意。

http://www.jianshu.com/p/02b9eea1f85b

下载第一个画板尝试画良良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