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茉温枝丫

“征战天涯。”

一个脑洞。

就是黑道paro,情报亮、良,卧底邦,警察信。x占tag抱歉希望能画出来呀!

三十年。



  520,好日子啊。诸葛亮低头看了看手表,正好4点。距离五点二十还有一小时零二十分钟。张良正好踩着四点钟准时的点儿来到他身边,同他牵手,于海滩上留下一串足迹。

  想当初诸葛亮追张良那会儿,真是相当的不容易。张良一是沉迷工作的劳模,二一个是,他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感情”。以至于每每见到有姑娘送给张良情书或者是巧克力,张良只会很礼貌的说。“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些东西。”

  也挺好。诸葛亮想,这样—张良也就不会被别人拐跑啦。

  夕阳西下,远方海水染上了绯红。粼粼水光泛着橙光。像是镭射灯一般。初夏夜晚来的还是有些晚。就像是苦苦待着情人的痴者,留恋不已。

  突地,诸葛亮一手做电话状在耳边,弯下腰,像是老人一般。用着沧桑的声音,问着。

  “前辈呀,我是诸葛亮,您还记得我么?”

  张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也很配合地,同他“打电话。”

  “你是哪位?”

  “那个三十年前,每一次从你的办公室里把你捞出来的家伙,他喜欢浪漫,喜欢和您在一起。—即使是家人反对他也仍一心爱着你的那个你口中的傻子。”

  张良说过,无论是现在,还是三十年以后,他的电话号永远不会变,只要拨打,他就会立刻回复。诸葛亮便装作老人一样,假装考验。两人笑的前仰后合,张良这才咳嗽了两声,正经起来。

  “我一直没有妻子,一直都在办公室里,从未离开过我的每一个研究项目。……”

  “这就对啦,您可是我的呀。”

  诸葛亮搂住张良的腰,俯下身,轻吻上他的唇。温柔地品尝一般,他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宛如一个得了糖的孩子。

  “三十年……太久了。”

  “不如我们现在就结婚,在一起吧?”

  烟花炸开,时间恰好走到了五点二十分,夕阳尚美,只留下潮水边拥抱的恋人。

  爱你的问题,答案是一辈子。








一个小小的脑洞。军师组太好吃了呜呜呜……😭。

惇云车🚗

滴滴滴。产乳play,梗源自于空间。
不喜慎入,谢谢。
R80。
部分脏话请注意。

http://www.jianshu.com/p/02b9eea1f85b

下载第一个画板尝试画良良xxxx。

醉生梦死。

BE慎入。



  李白头一次觉得梦境舒坦如此,就像现在这样。

  天空不再是血染的猩红,湛蓝色的,万里无云。他平视,街坊尽数是酒肆,混杂着各种酒的香味儿,还有枝条上欲要落下的露珠,五感皆得到了满足。谢哪儿是长安城的光景,分明是凌霄宝殿一般的富丽堂皇。

  醉生,就是如此。

  每一口酒液滑下喉口,辛辣有之,更多的是爽意。倏地,他想舞剑。就像是汁液在味蕾上的绽放那般。

  仔仔细细地碾磨,这酒水里竟也是参杂了土腥。是泉水的清冽——这是假酒。参了水的。

  多多少少缺乏沉淀多年的滋味。

  初春,蝴蝶于他周遭飞舞,上下翻飞。偶尔落在酒坛上,也是常见的鹅黄色,天蓝色……一只浅绿的蝴蝶落入他的手掌心,他回头,竹林深处有一人击瑟。他身边彩蝶萦绕,长发如瀑。如同羽扇平铺在地。身旁的香炉燃的正旺。李白听到了他的低喃。

  他痴痴地唤着“太白。”

  “子休。……”

  顿地,他傻了眼。

  他是谁?

  青莲剑仙,浪荡剑客。

  世人尊敬他。

  “洒脱不羁。”

  他前几日死于战场,人们更加歌颂他。

  庄周?庄周。

  逍遥幻梦,沉湎梦境。

  世人并不能理解他,鄙夷更甚。

  “他是个怪胎。”

  庄周前几日创造了一个连神仙也会惧怕的梦境。沉沦其中的人虽可以重生,长生不老。只是会消耗尽制作者的阳寿。

  他特地打破了轮回之道。以命换命。

  子休…你为何如此傻?……

  羽化而登仙。庄周于梦死,洁白的羽毛将他包裹,化作蝴蝶,最后的留恋通通散尽。一时之间,鸟兽哀鸣。

  是真是假?李白已经分不清。

  只是每每酒醒,恍若重生。

  他醉生,他梦死。轮回来去,沉溺其中。

  似是有一瞬,什么也不重要了。

  他一曲《凤求凰》一夜白头,起身舞剑,背影萎靡。他本该是那个该死之人,为何……为何啊!

  多年前,夜未央。他酒兴一时,一手执剑,刀光火影间,他闻到一股子叶兰的香气。淡淡的。他笑,——又是一个送死的人。他自诩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身侧半丈,容不得生息。

  不知是醉还是醒,他见到那人蝴蝶一般的睫毛覆盖了瞳眼,唇瓣一开一合,一词泄出口间。

  他痴唤。“李太白。”

邦良车🚗

滴。—设定狼族邦和羊族良。
不喜欢这个设定的就此止步,多谢配合。👋

R18请注意。

祝各位食用愉快。

https://zine.la/article/58a3e3e2359211e799f552540d79d783/

亮瑜肉(?

北国有孤城,南国有归雁。番外。

https://zine.la/article/9f2b5a4632dd11e7b3df52540d79d783/

100fo感谢!

占tag抱歉啦。开始接收各种cp向的文文。随意点。肉还是BE.HE.都可以。👌

路人x周瑜的车。

感觉这个tag打的不太对...毕竟只是很小一点点属于诸葛亮的场子。
周瑜设定是学校老师,诸葛亮是全校第一的优等生。

大概会有后续。↓

https://zine.la/article/7cf9cde42e2911e7a37d52540d79d783/

北国有孤城,南国有归雁。②







  周瑜上面只有一个十五子是女孩。皇帝对她呵护备至。护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长到十一岁的年纪,皇帝才很不舍地给她取了个名。“静淑”皇帝还觉得这名字不好,还要改。可见她受到皇帝多大的宠爱。

  然而这个姐姐并没有皇帝那般期待里的“静淑”。她以一个孩子所有的狠毒与娇纵于一个比她还要小的孩子身上。不断的作弄体弱多病的周瑜。

  就连皇帝将那进贡来的胭脂,她也不觉得奢侈。周瑜只是从一边路过,这位公主随手将这铁盒一扔,砸到周瑜的头上,白粉撒了头发和衣服上,一旁的侍女也没事人似得,将公主的洗脚水泼到周瑜的身上。

  诸葛亮才来找周瑜。每每找到他时他都在被欺负。很显然,周瑜在忍耐。双手紧紧攥着,久久没有发泄出来。他的地位到底有多低,诸葛亮很清楚。以至于一个小小的侍女都能欺负他。

  “呵……。”

  没有预料中的以往里所有的漠然离开,周瑜笑了出来。

  “皇姐的洋屁往我身上放,还真是浪费力气。”

  公主明显吃了瘪,脸变得青铁色。她举手就要打周瑜,却被他一手抓住手腕“啪”的一声响的清脆。诸葛亮刚要上去把周瑜扯下来,却见他高傲的神色,红印子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而是公主惊讶着,一旁的侍女也惊的没有动弹。

  “别以为你是什么公主,大清江山不稳,你何时为阿玛分忧?你学识无术,阿玛宠你,你就当你是举世无双的公主?醒醒吧,若是有一天,洋人打破了我们的江山,你该如何?洋人觉得你没有什么用,你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若是你什么也不会,阿玛走了,你又该怎样?欺负一个小孩儿你觉得很有成就感?”

  公主惊恐的连话也说不出,只是捂着脸,也没有动。

  “不要以为你比我多了份宠爱就可以肆无忌惮。不好意思,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你,不,配!”

  诸葛亮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了,这才去拉起周瑜的手往回走。他的身上有着非常浓郁的香味,诸葛亮皱紧了眉。他的手心很湿,明显,他哭过。

  “你总是跟着我,没有意思的。”

  闷闷了很久的周瑜抬头,泪水爬满了他的脸颊。诸葛亮有点慌,抬手去抹,却是无法抹光。

  “我不受宠,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抬爱。令尊是正白旗,我只是一个随时可以遗弃的玩具。不值得。”

  诸葛亮哑然。

  他到底是在为什么想同他在一起呢?为了……玩伴?为了他的笑容?

  太假,太虚弱。没什么可支撑的道理可言。

  周瑜还是被罚杖打二十。次日夜里,雪下的很大。本就是着凉的周瑜跪在皇帝寝宫前,跪了一夜。只求皇帝能让他出国留学不再留于此地。

  终是发了大病。支持不住,倒在雪地里。还好被嬷嬷及时发现送去医治,意识却依旧模模糊糊。太医连连叹息。

  “十七这样倔,皇上哪儿舍得放他出宫。定是活不下去的。”

  这话不知道是不是说给诸葛亮听的,他倒是心里一痛。没再言语。那十五公主也不敢再对他造次。

  “乳母……乳母。……我好怕……”

  周瑜紧紧的拉住诸葛亮的手,像是一松手诸葛亮就会消失一般。仍旧在哭泣,他明明很脆弱,却无人呵护。

  到底是怎样支持到现在的呢…?

  “不值得为我付出这么多。”

  或许,他知道什么是值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