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

主吃邦良/信云/太芥/雷安/瑞嘉。勿碰雷点多谢。

“当过坏男孩儿吗?安迷修。”

雷狮一手从腋下向后抚住安迷修的侧腰,倾身沿着安迷修的下颚,颈线,锁骨,一路下滑。直到隔着衣物温暖的小腹,他轻吻。安迷修僵直了身体,差一点一拳挥过去。可是脑中一片空白,都被雷狮搅乱。

  “呃…小时候捣蛋,的确干过一些坏事儿…可是以后再未有过。”

  “假话。”

  雷狮重新直立起身。他比安迷修高出来不少,以至于安迷修不得不仰头看他。明天,明天安迷修就要从洛杉矶飞往纽约。与他所谓之的“女朋友”举办订婚宴。雷狮几乎是自嘲地轻笑,慢慢的,大笑,甚至笑出了一点儿眼泪。

  “安迷修。你是个坏男人。懂吗?”

  雷狮几乎是疯了一样去吻安迷修,蹂躏那两片饱满的唇瓣。不厌其烦地勾勒唇线,啃咬唇珠。甚至口腔里的每一处,雷狮都渴望可以染上他的味道。…哈,安迷修身上早就有他的印迹了。几乎是轻车熟路地将安迷修抱起来,未待他反应过来直接按倒在床上。

  “你他妈疯了!雷狮!”

  “我也要面子。你是要我明天满身红肿口里说着不小心烫伤站在女孩儿身边吗?!”

  安迷修也不是忍耐的主顾。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了雷狮一巴掌。雷狮虽然靠一手挡住部分,仍然不可避免的在脸上留了自己手背的扣印。嘴角渗出血来。

 
  “呵……。我要让那个女人知道,只有我雷狮才能满足这个叫做安迷修的男人!”

 

 

凯莉给我的直觉就像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那个小女孩一样。待到长大成熟时无疑是诱惑人心的果子。

  凯莉大概是整个凹凸大赛女性中,活的最有女人味儿的女孩子了吧。

当棒棒糖被香烟代替,曾经稚嫩的小裙子现如今已经是火辣的短裙皮袜束裹那近乎完美的腿。她以前热衷战斗,所以她身上没有一块儿赘肉。却拥有女性魅人的丰腴。

   两指之间掐夹的,当然是那种细长款的女士香烟。不呛口,单单是慢慢侵蚀喉咙而已。她却实实在在的沉湎其中。毒品上瘾的味道也不过如此。  平日里指掐烟身,擦开打火机,偶尔还能向帅哥儿们借火。这种设计堪称完美。凯莉热衷它,就像是可以抚慰心灵一样。

   这个城市的冬季冷湿且让人痛苦不堪。她通常会烧一杯咖啡,坐在窗口。地处繁华街道的公寓一直很热闹。楼下也是,白日熙熙攘攘,黑夜里空空的街道。偶尔会下雪,大概是12月份左右。大赛以往的种种历历在目。—哟,那不是雷狮?凯莉拧断了手中还剩一半儿的香烟,朝外面的人招手。曾经傲慢的狮子现如今有了成年雄狮的厚重,尽管轻狂不剪,却使他身上有了独特的男性气息。

   雷狮也看到她了。186的个头在人群中很扎眼。同样的,凯莉一身靓丽的衣服在暖光照明的咖啡店里也是艳丽如月。

  “你变得成熟多了,凯莉。”雷狮不失真诚赞美的眼神。“你看上去很迷人。”

  “承蒙夸奖——你也是呀。”凯莉晃晃手中的百利甜酒,举杯和雷狮一个小小的Chears。“能再遇到你,我很高兴。”

 

  外面的雪渐渐停了,月光拨开云层抚摸被人踩踏的有些发黑的雪。其中有几颗仍然洁白的雪花闪闪发亮。

安迷修这场戏,雷狮看得入迷。

准确的说,他对于那些擅长在台上勾引男人欲望的女人简直就是司空见惯。都没感觉了。可是安迷修倒是真真的稀罕。

骑士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高兴。冷冷地瞪了一眼台下的雷狮。然而他身上的衣物让他看上去一点儿凶巴巴的意思都没有。贴身的皮衣皮裤,黑色的项圈扣在脖颈上。前端还有一个牌子。凑近了才能看清上面刻着“Lei Shi”
至少雷狮非常满意地看着安迷修独属于他的光牌儿在灯光下无比闪亮。任他安迷修表情再怎么凶,在他眼里不过都是小奶猫讨人喜欢的方式罢了。

安迷修刚喝完酒,嘴角仍残留和雷狮赌气时接吻留下的液柱残痕。

   只见他双手手腕儿各系两条黄蓝的带子。算是为舞蹈增添效果的东西。一手握住杆身倾身攀附于其上,胸前较少的布料很难抵挡钢管的寒意,他稍叹了口气。左腿缠绕管身,另腿搭在其后,凭借臂力起身如蛇一般缠身其上,待到双腿可以支撑上身的力量,弯下腰身延展飞旋。

  至管身一半借手力旋滑落地。指尖热的发烫。沿顺发际线将额前被汗水润湿的碎发带到一边。手指下滑至半露半遮的裤链,腰胯扭摆若隐若现。三指顺着腿侧一路将贴身的皮裤带到脚踝,直至其脱离脚跟。台下一阵骚动伴随着掌声。

安迷修这才如同得了胜似得抹唇扬起嘴角轻蔑一笑。

  “雷狮,我赢了。!”

  雷狮只觉得脑袋里名字叫做“理智”的弦断的彻底。妈的…脱成这样在这么多人面前晃悠。

“下来。跟我走。”

神使//雷安。

神使。

  在这个虚无的空间里不知道待了多久。安迷修脑中回响的声音只有,你叫做安迷修。你是创世神最钟爱的孩子之一。—恍恍之中,他欲睁开双眼。实际上也做到了。入目的世界是创世神一手造就的完美世界。一切美好的事物冲入头脑。
他看到了两把剑。眼熟。
一冷一热,他轻抬起手,剑便随着他的双手动作缓缓抬起。他咯咯地笑了起来,快乐的像个孩子。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圣地。没有人能闯进来。
直到一大股血腥味代替了空中柔蜜的美好。安迷修不由得拧紧了眉头。

老天爷。…雷狮愣住了。

他尝试逃脱创世神得禁锢,一路拼杀至此。他知道安迷修就在这里—已经改造成功的安迷修成为新的神使。过去的记忆不复存在,抛却自身名字与元力。他的智商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有待创世神的教导,才能重新成为拥有19岁成熟心智的他。
不知道是否幸运,创世神还未来得及教导他新任的神使。

安迷修此刻就像是一只刚脱了壳儿的雏。柔顺的褐色长发披盖整个后背。睫羽如同蝴蝶的翅膀一样上下扑扇,一蓝一黄的异色双眸紧紧盯着他。哦棒极了我的上帝……他的嘴唇本就是致命的诱惑,现如今更像一颗熟透了的樱桃。因为新生的缘故,他周身没有任何衣物,白嫩的躯体就那样暴露在空气里。他跪坐在地,宛若神祗。

  “此为圣地,你是如何闯进来的?!”

  雷狮只觉得很值得。熟悉的,安迷修的感觉。他在抵御自己的任何进攻。

  “为了侵犯圣地。更要侵犯你—嗤。”

他不顾腿上被天使羽翼划伤的伤口,一步一步稳下步伐走过去。俯下身,双手顺着安迷修的腋下将他抱起来。在狮子面前显得小小只的安迷修有些气恼地蹬腿。最后仍被被一一化解。
  安迷修是酮体极为诱人的东西。很久以前就是,现在更是。




滴滴滴滴。肉肉在周末到货。注意查收!

……一堆负能无处发泄。脑子跟抽了一样什么都不想写。

平行线

梗源自于网易云《A little story》热评。



一场车祸让雷狮双眼失明。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一样。想他雷狮,不说是打架。至少失去对阳光的感知让他近乎崩溃。

他尝试吞食大量抗生素,却被家长拉去洗胃。折腾了一番非但没死掉反而更是折磨自己。他索性听天由命,日渐颓废。

有一天,临床来了一个得了癌症的病人。家里人跟他聊的很开心,聊天之中他知道这个得了癌症的家伙叫安迷修。
至此他的命里出现了生机。

每天安迷修都会跟他讲大道理,说什么怎么怎么不能想不开。仅仅是失去光明,可是他很幸运地在车祸中存活下来了阿。安迷修还喜欢跟他讲马的品种。跟雷狮说,等有一天他能接受新的眼角膜,而安迷修病也好了。他们可以一起去北方的大草原看马。
雷狮笑他这梦发傻。安迷修也不介意,只要天气好就会推着雷狮出去逛逛。美名其曰康复治疗。雷狮也不做过多挣扎,任由安迷修把他抱上轮椅。

是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他本该心酸的想,他应该看得到这个世界。但是有安迷修在,安迷修让他碰碰花儿,碰碰草。还让他感受晨光的爱抚。一天下来眼前的黑暗好像也没那么黑,没那么空洞。充满了世界的样子。

只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安迷修长什么样。

安迷修不让他摸脸,说是他的脸很难看。会吓到他的。

他自觉得自己爱上了安迷修,至少……每一天缺了他的声音,他就会发了疯的找。安迷修也笑话他,敢情儿这是离不开他了啊,以后怎么办。

日子就这样流淌下去,直到有一天,安迷修倒在他的怀里。跟雷狮说,他好累,好想睡一觉。雷狮想了想,抚摸他的头发,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以为是平常的小憩,一起睡着。

醒来的时候,怀里空了。耳边也没有他的欢声笑语。怀里好凉。他听到父母的哭声,还有安迷修母亲的。混乱的言语中他只听清安迷修死了,在他怀里。癌症细胞霸占了他整个肺部。他是窒息死的。

难怪每一次抱起他的时候,安迷修都会喘很久。
难怪每一次他不肯接触花粉。
难怪他连抚摸鼻息都不让。
难怪他……

雷狮哭了。哭了很久很久。直到最后眼前由黑暗变成模糊,再次见到光明。带着色彩的世界重新回归他的双目。
他的手边有一封信,上面有一匹生动的小马。安迷修的妈妈说,这是安迷修的照片还有他最后的话。

照片是空白的。

雷狮,展信佳。

  不要再想我是长什么样子的了。你爱上的下一个人,就是我的模样。

泪水再一次模糊了他的视线。

雷安 恋人1。

老套发俗剧情。全场懵逼安小哥。


安迷修平生第一次接触威士忌这种,与麦芽糖相配可以让他更加迷醉的酒。干裂的嘴唇得到酒精的宽慰,麦芽的香味儿逐渐霸占口腔的每一个缝隙。他呆愣,又灌下去两口。平日里只会喝果酒还能醉的安迷修已经到达极限,然而身边的朋友嘻嘻哈哈地劝他。
  继续喝呀,安迷修。喝光了说不定就能找到女朋友了啊。

一个小时前他收到了女友的分手信。苦苦的异地恋让那位姑娘终于支撑不下去。安迷修表示十分理解且仿若解脱。只是心里酸巴巴的。毕了业以后他身边的女人源源不断,却没有一个超过3个月的。时间最长的这位小姐也失去了耐心。没有为什么,安迷修并不能及时给她们足够的浪漫。

   “你看,那边那个小姐多可爱。安迷修你要不要试试搭讪?”

酒可以壮胆。安迷修信了。朋友推搡着让他过去,然而那个姑娘很快挽上另一个男人的胳膊。很好,目标粉碎的很快。头晕乎乎的状态下他只想吐个痛快。去他妈的勾搭女人…大不了,大不了也像他们中的一些人那样找个男友好了。
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错,嘴里哼哼着,胃里一阵翻腾还未来得及到垃圾桶那边就全部吐在小巷口。

巴黎夜里狂欢的并非都是男女。于是安迷修就见到了很爽的一幕。

一个有着紫罗兰颜色双眼的男人狠厉地瞪了他一眼。而他身下衣衫不整的男人正呜咽着无法满足似得往这个男人身上蹭。安迷修只觉得自己大概看了这辈子最假的毛片。老天爷,这他妈是野战啊。还这么狗血的让他看到了?!

“哥们…不是我说,你这样野战会被人发现的好不好。”…

  安迷修很无奈地吐槽了句。很快他就感受到那份目光灼灼在他的身上停留很久。他自己也扶着墙往回走完全不去理会他们。
唉,都怪音乐声音太大,感官都覆盖了。然而那双眼睛在脑袋里挥之不去…是不是有点眼熟。好像是前两天请求来做他贴身助理却又被拒绝掉的……那个来自总部的精英?
不得了不得了。…安迷修使劲摇头试图让这个想法从脑袋里打消。敢情儿这是为难他啊。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已经够棘手了,这又让他观赏了一次赤裸裸的人肉大战。更觉得这种人不能收。

头疼了一个晚上的安迷修倒是觉得自讨没趣。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呢。乐观乐观。


雷总登场有点尬。👋我写的也着急。纯意识流x..这大概就是下属干上司的文。就这么直接。咱们雷总器大活好(划掉)

希望有太太能画出来。和朋友对话的时候他家的一对珍珠鸟。x.

200fo感谢!!

这次入的坑多了。cp局限也不小啦。
最近有一个铠陵企划,如果可以的话我尽量在明年3月之前完工。xx...
话不多说。依旧是点文。短篇什么梗都行。
雷安/信云/太芥/瑞嘉/邦良/铠陵/策约都可。

雷安。No title

性转安。一时脑洞。
柏拉图式爱情欺骗他的信徒。




   安迷修一直与她的男友—雷王星的皇子,雷狮。支持柏拉图式的爱情。肢体接触或是语言上的互相抚慰,只是希望爱情在某种意义上得到所谓的升华。而不是庸俗的肉体之间的接触。—再比如说,我们首屈一指的骑士小姐。这个王国有史以来唯一的女骑士。整个国家都为之尊重。

  他们会很有默契的拥抱,接吻。在同一时间相聚在繁华大街的街头,品尝两份同样口味的甜品。再或者,偶尔在夜半无法入眠的时候畅谈国家的那些琐事。骑士总是会很温和地提出自己的意见,让未来的国王赞叹不已。

   他们第一次做爱,还是被国王引导下的“不得不。”两个毛头小孩一样毫无章法可言。皇子可谓是战场上勇猛的狮子,床上委屈巴巴的猫儿。他还是率先以往常乖顺的样子亲吻骑士小姐的唇瓣,试探性的进入口腔,吸吮舌尖。骑士便搂住他的脖颈回应,一切都是熟悉而自然的。

  骑士即将远征为国家建功立业。

  “等我为你夺下这一块疆土,就嫁给我最亲爱的未来的王。”

   她是这样承诺的。以一个女人的身份。
  皇子会心的笑了,解开她的衣扣,一点点,仔仔细细的亲吻摸索。这是一种特殊的祈福礼仪。像是拥有特殊信仰的皇子虔诚地亲吻他的神明。一切都是仅仅止步于此。—因为他最爱的骑士咯咯地笑出了声,很明显不是那群见了男人就会尖叫,荷尔蒙气息过度旺盛的女人。


   “好了好了亲爱的。我想更多的时间不如留给我做准备。”骑士小姐坐起身,轻吻皇子的面颊。“我即将退休啦,会有更多的时间让我们纠缠。”

   只有骑士知道这场战争到底有多难获胜。南方大批量的骑兵压境,可能于这场战役中,提前冲锋的战士将无人生还。可是不赌一场谁又知道结局如何呢?但愿她的选择足够正确。

   然而这只是一个流水账。他们都被柏拉图骗得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