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

雷安//伤口

超级中二的脑洞。后面有点…你懂的。
不走寻常路雷特工x深夜色//情安医生。

环球中心医院。深夜11.59。97层楼顶。

今晚的风儿很喧嚣(误。)雷狮站在天台边,放任自己仰面倒了下去。

97.96.95.......21.20...!

他心里很有数,那个人这个时间在哪里。雷神之锤依靠根杖猛地将玻璃砸开,巨大的后坐力甚至超过向下的超高加速度!竟从破窗而入,而且很安然地站在地上。身后一片碎成渣的玻璃完全证明了他刚刚都干了点什么非人类的事儿。

正好,12.00。门打开的声音。

“我说,安迷修……”

“…妈的雷狮。你这个月已经干了27次这样的好事,你再这样下去我在医院的信誉度就会消耗光。他们会盘问我大半夜的不走正常道儿来看病的病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问题?!”安迷修几乎崩溃地在他面前来回踱步。这个臭小子…他的工资啊!

“老子就是有特殊问题(。)”雷狮头一次很乖的承认了。

  “……你,坐过去。”

他刚进屋里来就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想来雷狮这回伤的不轻。雷狮连平日里总会有的拌嘴都没有了,只是很安静的点点头,难得很乖。除非是他不想废话的时候。

安迷修刚做完最后一台手术,也是精疲力尽。可是每天晚上都要被雷狮这么折腾一回真的挺操蛋的。扣工资不说他最重要的还是根本会在第二天的手术中没法专心。

说起来雷狮也是莫名其妙的执着阿…安迷修从一旁拿过手术盘,他不能用医院的大机器,会被人发现。虽说雷狮…已经完全暴露,可是最起码的,最原始的消毒方式总比野蛮的机器强太多了。

可能雷狮也是因为这个才会在每次受伤之后都会光临他的休息室。你看着这只受伤的大猫虽然嘴巴很烂,但你还是不忍心他受病痛折磨。

安迷修把手术盘放到雷狮腿外侧,跪坐到雷狮胯间。小心地把他身外的衬衫掀起来。有一块儿玻璃已经像是骨骼一样嵌入他的腹部,而他刚刚破窗的行为消耗了更多的体力,没晕死过去已经是奇迹。

“咬着点儿这个,”安迷修从一边拿出一块手帕递给雷狮“一会会很痛,你要忍住。”

“好。”

雷狮的肌肉在收缩,肌肉外掀。安迷修臂弯搭在雷狮的腿根上,整个人都依靠一条腿的力量一样,他每一次用力的外拔都会引起雷狮很小声的叹谓。

玻璃快拔出来,细小的血滴飞散在安迷修的脸上。他伸手去拿消毒棉,紧紧地压住伤口。一边摘下自己的口罩。总共用了一小袋消毒棉才止住血。

雷狮看的口干。

比起快要让他昏厥过去的疼痛,月光下安迷修认真的侧脸更让他焦灼。血滴竟然成了装点,那双因为主人在努力而紧紧抿起的唇瓣露出润红色。安迷修没开灯,但是月光已经把他衬托的宛若神祗。最要命的是安迷修在他……那种地方上作业,身体也靠的很近。不断地磨蹭,这样一来雷狮粗喘有一半是为了压制欲火。

安迷修打了几圈绷带,系了一个很搞笑的蝴蝶结。在他腿间偷乐呢。

“安医生…。”雷狮的声线沉稳有力,安迷修缓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当做小鸡一样拎起来,坐到雷狮的腿上。

“你要干什么?我已经尽了医生的职责,你也该归队了?!…”

“我还有一个病,没跟你说。因为是你引起来的,只能由你解决。”

  “……嗯?”

  “想干你。”

预知后事如何(误)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hhhh。

挺想看太太们写双A雷安耶。…觉得A安才会表现出正常那种“雷狮你他妈撩死我我都岿然不动”的精神(

然后做//爱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发泄。两个人暴//力//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场面太可观了吧…就是那种

“你身为一个Alpha味道却比Omega好闻。”

毕竟两个人味道合拍最重要嘛(你瞎说)

再或者

“小声点,你身上甜腻腻的气息都跟着声儿跑了。不害臊吗。”

所谓“家长”

安迷修很尴尬,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身为班主任的他就得面对一堆脾气古怪的家伙。比如说,雷狮他老爹(。

他把雷狮的爹留下也是有原因的。

“您家的雷狮早恋。”安迷修轻敲了敲桌子。“您应该知道吧?为什么不反对?”

“反对?”雷狮站在旁边紧张地等着他家老子的回复。

“有什么可反对的。他女朋友管着他,不让他抽烟喝酒进出歌舞厅。天冷了让他多穿衣服多喝热水,开心的时候陪他一起开心,伤心的时候也知道安慰他。我都做不出来后两条,你们老师更别提了。”

雷狮瞬间跳起来抱住安迷修亢奋地看着他爹。
“那你是同意我俩在一起了?”

雷狮他爹:????

励志成为画手兼备写手…。!!!

雷:“哟,蛮合身嘛。”

雷安 铭记。

雷狮第一人称视角。

38岁老雷狮回忆录。

 

 

哦?我的恋人?哈哈,老兄。说来惭愧,你也知道的。我已经是个快到不惑之年的老海盗咯。要说起爱人,别说,还真有。

 

那个时候我才是一个刚成年的毛头小子,而他,也是19岁的少年。摩擦当然无可避免。他总是会对女士说出一些自恋的话来引起她们的反感。当然,他根本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所谓年轻气盛,彼时同他战斗,我知道他是唯一能与我相之匹敌的对头。总想战个痛快。

 

只记得那一次,我们战斗正酣。天空突然下起了荧绿色的流星雨,那大概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风景,他本就如同猫儿眼一般的双眼被铺天盖地的星光充盈,流动着世间独一无二的光芒。太糟糕了,上帝。我爱上了他。你该懂得,老兄。人生的初恋就是这样来的毫无征兆,可也像是有备而来。

 

原来啊,我以前那么拼命的躲避身份带来的苦役,官兵的追杀,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是为了来见他。

 

我在满天星下吻了他。

 

从大赛最一开始我就明白。在我相继失去了我的战友,伙伴们之后更甚。这场大赛奉行的宗旨到底是什么。—最后的最后,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这相当于把你和你的爱人绑在底下满是食人鱼的池子上面问你你们两个谁想先走一步。太残忍的规矩。同时我也知道,我的骑士。他也是一个悲观的理想主义者,从他的武器便可以得知。冷热双流,黑白交替。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纯白如纸的人,我很清楚。

而我能做到的,仅剩下清楚他身体的每一处。

 

我们的结合无疑是最完美的,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敏感点。他的每一个爱好,忌口。他的每一个热忱的事物,能令他沉醉的一切,我全部了然于心。甚至比他更了解他自己。同样的,也没人再比他了解我了。用着最短的时间做着常人需要一辈子铭记的事,于我们来说是唯一的快乐。

 

可我彻头彻尾是一个傻子。

 

我从未忘记是怎么失去我最重要的伙伴,但我仍然未能阻止他的消亡。…你该笑话我了,没错。我亲眼看着他用冷流解决了自己,只剩下空无声息的灵魂宝石以及他的嘱托。

 

“请你好好活下去。”

 

我遵从他的意思,彻底离开了凹凸星球。重新组建我的舰队,做着原先最想做的事,偶尔烧伤抢掠时我会想起他临死前仍要死命遵从的该死的骑士道,手中正要屠杀女人小孩的刀柄又会扔掉。他不喜欢我这样的。

 

于是29岁那年我成了最优雅最绅士的海军。说是海军,不过底层身份仍是崇尚自由的海盗。我尝试过让自己爱上其他人,一次又一次地脱下手指上的象征忠贞的三重戒指打算一切重来。可是我,大概这辈子都是他安迷修的。肉体上也无法给我带来他独一无二的契合。

 

现在?现在我已经38岁啦….嘿,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我亲爱的收藏家,我得了疟疾,估计时日不多。只是希望你可以将这枚戒指埋入我的骨灰,停留在永远会被铭记的位置。故事与墓碑?那都是不需要的,我们之间的故事啊,只讲给你听。就把它一起带入到我的小盒子里吧。

 

我想这一生独爱他一人。


雷安。戒指

雷狮早就起来了,早早的做好了早餐。难得安迷修会起不来。大概昨晚折腾的是有点过分。然而海盗毫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渴望与行动,永远是统一形成的。

 

  â€œå®‰è¿·ä¿®ï¼Œèµ·åºŠã€‚”

 

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温柔。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过手机,调了调镜头。然后突然拉开窗帘。

 

 å¤ªäº®äº†ã€‚刺激的安迷修想问候雷狮的祖宗们。然而他只能下意识的一手遮住双眼,莫名其妙的,雷狮得意地笑了起来。

 

 é›·ç‹®å¾ˆå¿«å‘了一条动态,是安迷修一手抓着床单,身上有数不清的来不及遮掩的红痕。而在他的右手的食指,明晃晃的一枚铂金戒指闪闪发光。

 

  â€œæˆ‘们结婚了。”


雷安//雨夜。

战争背景。
梗源自于《罗生门》

  明天这个村庄将会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村民把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于近一个月内走了个干净。雷狮把那些人家留下没用的柴火堆到一起,借着火机在火钵上烧了一堆火取暖。
不是他不想走,是真的没有亲人还在世。他手中拿着小牛皮,柔软的皮质擦拭枪身,直到枪柄发亮。

外面淅淅淋淋地下着小雨,被大户人家遗弃的猫咪从草丛里钻出来,跑到雷狮脚边。雷狮认得出来这是谁家的,因为它脖子上有一个印牌,标明了家户。以及它的名字,‘大花’。真是糟糕啊,逃命的时候居然可以把牲畜都弃之不管。

  “明儿啊,我可能会身上中那么几弹,命大还好,要是活不下去啊,你就当一只野猫,逃命吧。”

猫咪懒洋洋的打了个哈切。带着慵懒的步伐起身,抖了抖。一跃跳上锅碗台上。

  这个时候雷狮看到一团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雨中。没有打伞,踩断地上的野菜或树枝。咔擦咔擦地小心翼翼地走过来。雷狮手持枪支警惕地望向门外。哟,熟人。这不是猫儿主家的那个主仆安迷修嘛。

  “你来干什么?还不跟他们一样,逃命阿。”

  “咳。……小姐走的匆忙忘了她的阿花。哭的不成样子,万一这猫死在枪林弹雨中,小姐会哭的更凶吧。”安迷修走入屋中,脱掉鞋子。颇为熟练地在洗脚池里洗脚,再踏上火炕。“所以我就请了假,跑来帮小姐把阿花带走。”

  安迷修嘟嘴,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吸引小猫过来。原来是刚才动静太大,那小牲畜跳到房梁上,死活不肯下来了。

  “那你还真是忠心耿耿。”雷狮填了一块木头,抬眼去看安迷修。以前他还真没仔仔细细打量过这个家伙,只知道村里传着他忠心侍主的美谈。他长得不赖,眉眼俊郎。因为湿透了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得以勾勒完美的身线。
安迷修哼了哼,往火钵靠了靠。蒸蒸衣服。雷狮哭笑不得,他还头一次看到这么烤火的。敢情儿是把他雷狮当成什么强//奸//犯。就这么干腾着,可是会感冒的。雷狮几乎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安迷修警惕地双手扣紧双刀,向后退了几步。奈何雷狮的动作比他更快,两人扭打在一起。猫咪受了惊更是不知道该往哪儿跑,乱作一团。

  最后以安迷修衣衫凌乱但以流焱指向雷狮的喉咙,而雷狮的枪对准猫脑袋结束。

  “你可想清楚,一旦动了刀子,我可保不齐那猫脑袋会不会叽里咕噜地滚到你面前。”

  “…你可真是够混蛋的。”安迷修咬牙切齿地吐槽。

  雷狮笑的更大声了,几乎笑出泪花。

  “这样,猫我给你抓。不如你把你的身体给我吧。”

  安迷修想了想。思量猫更主要一些,就收回了刀。一点一点地解领带,解开衬衫扣子。几乎是赤裸着躺到一边。这回轮到雷狮笑了,他差点摔下火炕。这忠心的骑士还真是一根筋,要是他真动了歪念,怕不是真要献身。

  “喂,我说安迷修你啊。对谁都可以献身吗。起来吧起来吧,逗你的。”

  “……也不是都这样。”安迷修语气中带着点儿暧昧,低声嘀嘀咕咕。

  雷狮将自己的外衣脱掉套到安迷修的身上,沿着墙边,趁着那猫不注意,一把扣住猫脖子递给安迷修。

  “别太忠于什么,最后只会让你失望。”

  只是留下这一句,安迷修抿紧下唇。什么也没在说出口。

  二十年后。

  安迷修一手拉着大女儿,另一手拉着怀抱小儿子的妻,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随波逐流地挤弄。他们的身侧经过很多功臣,坐着高大的马车。缓缓前行。最后他还是被那家主人辞掉,但他已是骑兵中的首领。特意请了假,带家人出来玩儿而已。

  当第四个马车经过,安迷修不由得抬起了头。熟悉的身影——雷狮。他的肩头与胸口挂着数不清的勋章与金穗。安迷修并不意外。大概是二十年前那个雨夜的时候就看出了他的不平凡。一个叫花子可以拿枪?不是,他对安迷修贡献身体的时候一根指头都没动?也不是。具体什么原因他也说不清。总之他早就知道这个叫花子最后会功成名就。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撞到一起。又很快离开。身旁他的妻子在呼唤他,安迷修侧首吻了吻妻子的面颊,最后消失在人群当中。

这是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结局了吧。

秋夜悲风夜凉,格瑞独守空房。
你有困难我帮忙,我住隔壁发胶王。

“当过坏男孩儿吗?安迷修。”

雷狮一手从腋下向后抚住安迷修的侧腰,倾身沿着安迷修的下颚,颈线,锁骨,一路下滑。直到隔着衣物温暖的小腹,他轻吻。安迷修僵直了身体,差一点一拳挥过去。可是脑中一片空白,都被雷狮搅乱。

  “呃…小时候捣蛋,的确干过一些坏事儿…可是以后再未有过。”

  “假话。”

  雷狮重新直立起身。他比安迷修高出来不少,以至于安迷修不得不仰头看他。明天,明天安迷修就要从洛杉矶飞往纽约。与他所谓之的“女朋友”举办订婚宴。雷狮几乎是自嘲地轻笑,慢慢的,大笑,甚至笑出了一点儿眼泪。

  “安迷修。你是个坏男人。懂吗?”

  雷狮几乎是疯了一样去吻安迷修,蹂躏那两片饱满的唇瓣。不厌其烦地勾勒唇线,啃咬唇珠。甚至口腔里的每一处,雷狮都渴望可以染上他的味道。…哈,安迷修身上早就有他的印迹了。几乎是轻车熟路地将安迷修抱起来,未待他反应过来直接按倒在床上。

  “你他妈疯了!雷狮!”

  “我也要面子。你是要我明天满身红肿口里说着不小心烫伤站在女孩儿身边吗?!”

  安迷修也不是忍耐的主顾。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了雷狮一巴掌。雷狮虽然靠一手挡住部分,仍然不可避免的在脸上留了自己手背的扣印。嘴角渗出血来。

 
  “呵……。我要让那个女人知道,只有我雷狮才能满足这个叫做安迷修的男人!”

 

 

凯莉给我的直觉就像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那个小女孩一样。待到长大成熟时无疑是诱惑人心的果子。

  凯莉大概是整个凹凸大赛女性中,活的最有女人味儿的女孩子了吧。

当棒棒糖被香烟代替,曾经稚嫩的小裙子现如今已经是火辣的短裙皮袜束裹那近乎完美的腿。她以前热衷战斗,所以她身上没有一块儿赘肉。却拥有女性魅人的丰腴。

   两指之间掐夹的,当然是那种细长款的女士香烟。不呛口,单单是慢慢侵蚀喉咙而已。她却实实在在的沉湎其中。毒品上瘾的味道也不过如此。  平日里指掐烟身,擦开打火机,偶尔还能向帅哥儿们借火。这种设计堪称完美。凯莉热衷它,就像是可以抚慰心灵一样。

   这个城市的冬季冷湿且让人痛苦不堪。她通常会烧一杯咖啡,坐在窗口。地处繁华街道的公寓一直很热闹。楼下也是,白日熙熙攘攘,黑夜里空空的街道。偶尔会下雪,大概是12月份左右。大赛以往的种种历历在目。—哟,那不是雷狮?凯莉拧断了手中还剩一半儿的香烟,朝外面的人招手。曾经傲慢的狮子现如今有了成年雄狮的厚重,尽管轻狂不剪,却使他身上有了独特的男性气息。

   雷狮也看到她了。186的个头在人群中很扎眼。同样的,凯莉一身靓丽的衣服在暖光照明的咖啡店里也是艳丽如月。

  “你变得成熟多了,凯莉。”雷狮不失真诚赞美的眼神。“你看上去很迷人。”

  “承蒙夸奖——你也是呀。”凯莉晃晃手中的百利甜酒,举杯和雷狮一个小小的Chears。“能再遇到你,我很高兴。”

 

  外面的雪渐渐停了,月光拨开云层抚摸被人踩踏的有些发黑的雪。其中有几颗仍然洁白的雪花闪闪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