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茉温枝丫

“征战天涯。”

邦良车。

就开个头。脑洞空了就没往下开。


https://zine.la/article/b3a2624829b511e7bc2a52540d79d783/

北国有孤城,南国有归燕。


民国AU.
军官亮x皇子瑜




  1914年,国局动荡。身为财阀手下的大将,诸葛亮初战告捷。一时之间,竟是在旅顺得了大名声。每日除了应酬,便是几份被称为放松的消遣。他推辞不得,只能由着他们去。

  12年辛亥革命结束之后,清朝已经彻底败落。他曾在宫中结识的旧人——那并不被皇帝所重视的十七子,在混战中已经彻底没了消息。

  旅顺这儿的青楼还是屡见不鲜,就算是被明令禁止,谁又去管他。这可是盈利的好工作。同那些有钱的男人睡一觉,这第二日估摸就能戴个西洋玩意儿在姐妹面前炫耀。

  那几个好友无一人不是温软香玉入怀。诸葛亮皱了皱眉,一大股胭脂味儿呛得他想咳嗽。

  “哎,你怎么不点个姑娘面首陪着,多扫兴啊。”

  “就是就是……!”身边人跟着打趣。

  诸葛亮也不好拒绝,随手便指了那一旁正端着一盘茶水果点的面首来,正打算逗着哄着,让他配合配合。应付过这帮醉鬼就完事儿。不耽搁那面首的生意。那面首竟熟路地坐到他的腿上,很乖。只坐了一个边儿,大部分力道都是他在用来支撑身子。

  “这姿势,不累?”

  面首的面容是极好的。凤眼柳眉,一副女人的样儿。他的耳边别了枝白海棠—这是他卖身的标志。那双含着烈火一般的眸子,此刻是毫无波澜的凝视。唇上抹的口红是前几日上海滩上流行的“孔雀石”法国传来的玩意儿。带着轻微的气音,他淡笑。

  “已然习惯。”

  他突地,想起那十七子的名儿来。

  “你叫什么?”

  “阿妈唤我‘周瑜’前几日有一人来寻我,又唤‘公瑾’”他乖顺地低下头,不再同他对视。“您愿如何叫,我都是会应的。”

  不像他,一点也不像。

  尽管眉眼像极了他,这气质。…

  “这个面首,今夜我就买下了。”

  恍惚梦里,他梦到了‘他’。那时他尚还年幼,几个哥哥带着他进宫去,说是同丞相谋新建的水军之事,小孩儿就不要插嘴,随意玩去就好。诸葛亮便在那海棠树下见到‘他’。

  他并不是受宠的天之骄子,而是个不愿低头的骄傲世人。那双火凤眸里藏着许许多多的委屈与不甘,却是在诸葛亮问他叫什么的时候,全都收敛了回去。上下两颗小虎牙儿露出来,笑得甜美。

  “母上是那并不受宠的周答应。你若是想笑,我便用这杏儿打得你哥哥都不认识!”

  他……为何如此报出家室?

  那些地位低下的皇子,哪个不是攀皇后的高枝,争先恐后地想做人家的干儿子。他则不然,手里仍有着泪的滑痕,他定是受尽了排挤。

  刚想问他的名字,他身后就来了个西洋打扮的女人。干干的海绵头,旗袍束的得体。半蹲下身侧过头,笑问。可是交了好友?他只是摇摇头,不经意间又瞥了他两眼,嘀嘀咕咕些什么。最后同那女人走了。

  一寸寸流光,不过是千年也难以描绘的牵绊。

  诸葛亮同那与周瑜真真有几分相似的面首十指相扣,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寻来当年的温度。

  怠惰?是了。

  诸葛亮已经思念十七子多年,四处征战。他是诸葛亮生存下去的希望——至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定要再见见那个孩子。

我的列表里都是很少有人喜欢但是画的好看到爆炸的太太。救命……

洛阳夜雨。

–负你。


   世间浮沉,意欲贪欢。我只贪求你一句。


       双手覆上你颊面拇指磨砂,见你凤目微阖唇面紧闭。想听你口中一言,我心悦于你。可见那梅枝为雪压断,声断情肠般,抑郁难平。

  “公瑾如此,可是破了这红尘规矩。”

  我伸手抚上你剑眉寒霜,无言以对成空觑。转手烽烟云雨,赤壁烈火。也烧不断的情丝,另半予你。

  这天下,再如何广袤。不过也是一盘珍珑棋。我笑,我那魂归故里,故里是你。

  我时而梦中惊醒,窗外鸦雀啼鸣。世间谁主沉浮,当真不由己。火烧透了肉体,情却在你。

  为你,他人目光都不在意,世俗追论千百口舌视之不于心。你又为何笑我破这红尘伦理?
是了,你曾笑这三国乱世,宿命皆于征战之中,是谁也无法逃脱的轨迹。


   我却偏偏要携你之手,踏遍洛阳夜雨。

         战死沙场,我任凭你再笑我。

      
           为何此生如此无情无义。

        “来生来世,我定不负你。”

              

               只是此世,永别矣。


@咸余 太太!!太太!!送给你!送给你的手书!爱死你了👏

希望你会喜欢!♡

婚礼。




  “Ladies and Gentlemen.Welcome to Mr.Liu Sir and Mr Zhang Sir's Wedding.”

  伴随着法国巴黎初晨的微光,教堂前喷涌的泉水,以及那些—自由的使者,白鸽翱翔于天际。这是一个相当不寻常的日子,当地的大主教——此刻身穿着圣洁婚纱的新娘,与他最热爱的新郎,当地以英勇著称的骑士长,正于后台忙的团团转。

  “祝福你啊刘邦,挺可以的。主教都被你搞定啦!”

  身旁的几个平日里与他同生共死的骑士调笑着,一边用着目光在盛装的主教身上来回扫描。以最后骑士长将自己的新娘揽入怀里为结束,每个人都难免吃了骑士长一个爆粟。

  “看什么看,找自己的小情人儿去!”

  主教在他的怀里笑出声,他们同为男人,看看虽说也没什么。不过看来刘邦是拒绝的,也就随了他的心意。

  清晨八点,祈祷钟声响起。

  “Are you willing to marry him?No Matter old poor or Rich ”

  “Sure I will love him fovever.”

  这句话已经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张良再清楚不过。如今他已经彻底成为了刘邦的妻子,厮守终生。

    Do you want to marry him.?

          No matter Rich or poor.

                    Will you love him foever.?

 
                “Sure I will.”

    当然,我至高无上的主教。我在此发誓。永生以丈夫的身份予你一生幸福。

    一个响指带来满天花雨,浪漫的气息围绕在他的身上。玫瑰播撒,香味儿传入鼻间。眼前人的样子变得模糊不清,只看得到他软金微卷的短发与玫瑰红相互照应的光芒。

      ——他说,自由为他所爱。

           “I want to be your wife.”

 
               “Sure My heart.”


b.又是一个没填完的坑…。吃枣药丸。(  ˃᷄˶˶̫˶˂᷅  )

 

邦信良。一辆婴儿车。

没开完,大概写了写,以后再填坑。
ABO设定。x

https://zine.la/article/ec0fab2a1db911e7ad1a52540d79d783/

惇云的一辆小破车。x

字数不是很多。
野外play
雇佣兵AU.。
微微异物play请注意。

走外链x。

占tag抱歉。

50fo点文。邦良,信良,邦信良都行x。

亮良,亮瑜,水果组。

信云,惇云。

可产肉或产糖任选。

我们的目标是!!!!!!

all.良!!!!

邦良夫夫相性一百问x。

感谢我家专邦邦陪我将这个表格的前10题和中部10题填写完毕。x

后续会相继写出来。祝大家食用愉快。

Z.是张良。
L.是刘邦。






1 请问您的名字?

Z.张良。

这明明不用多说好吗。

L.刘邦,字季

这种智障的问题还需要问我?

  2 年龄是?

Z.29。

按照公元纪年,大概,死了有一千多年。

L.想知道吗。

求我啊。
  3 性别是?

Z.……

这种问题需要长点脑子。

L.哈?

还用说吗。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Z.!心系天下足智多谋未卜先知。

咳,谦虚些才对。

L.温柔绅士略有霸道正直忠诚勇猛。

你要相信我。
  5 对方的性格?

Z.君主自然什么都好,只需要把乖僻的性子改了就是。

其实就是臭不要脸。

L.哈,你是傻子吗。我家军师的性格当然是最好的。

我怕他不让我跟他上床。

Z.??!刘老三你说什么呢??

L.实话实说啊……!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Z.那个时候我还在辅佐韩王。本是两支起义军相遇而已,没想到。……

的确,这个相遇很好。

L.第一眼就爱上他了。

Z.您又……。

L.嗯?这可是大实话啊子房。你可是我第一个分封的万户侯?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Z.与他攀谈之中他居然相当明白我的意思,很难得能有人猜的透我的想法。他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然后就……心悦他。

L.一直都是严肃刻板。见到他的笑容也是偶尔,但是一直笑的很甜。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Z.大概是很理解人很体贴吧。

唯一一个在我失去弟弟之后想要保护的人。

L.总是刻意的与我保持距离我就巴不得贴上去。

Z.……。言灵书呢,我要让君主清醒些。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Z.……不诚实!!还有他的上下其手…呃。不分时间的充满调笑味儿的不正经。

这条说得莫名多。

L.他总是不让我跟他上床(委屈。)

Z.你的脑子里就只有这些歪斜之念?

L.没啊多正经呀。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Z.好不好,不也都在一起了。

老夫老妻。(?

L.当然好,哪儿都好。


——————————高能预警!!——————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Z.不方便回答……!。

L.我当然是攻方,然而子房从来都没主动往我床上爬过。

Z.要是那样我岂不是成了妃子。

L.你现在就是。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Z.呃....大概,第一次就这样之后也就……呃。这样了?

L.孤是皇帝。你说呢?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Z.可以了可以了,少来些最好。

L.要不是我每次都跟强奸似得伺候我家军师,他都不主动来勾引我。相当不满意!

  54 初次H的地点?

Z.……这都是什么问题。我拒绝回答。

L.当然是我的床。

  55 当时的感觉?

Z.莫名其妙的,就配合着他做。…脑子也是一片混沌。除了快感就是他在耳边的呼唤。

L.人生头一次爽的要命。

Z.你也不害臊(…!!)

L.啥,害臊。能吃吗?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Z.几乎是要把我吞下去的气势一个劲的索取也不知道我难受不难受。…

L.他啊,脸红的透彻,平日里冷淡的声音也转成了娇喘,虽然很抑制,然而比那些嫔妃还要诱人。真是巴不得拆之入腹。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Z.君主,昨夜....什么也没发生吧。

L.子房,子房。你是孤的了!!

  58 每星期H的次数?

Z.……。

L.为了让他舒服些我就会努力克制。一周一次或者半个月一次。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Z.唉……。不做最好。

L.一天怎么着也得6.7次吧。

Z.您真是不怕精尽人亡。

L.有子房陪我无所畏惧,哎嘿。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Z.很痛苦的过程,相当的痛。毕竟又不是姑娘的身子。

L.享受到了极致——你不懂的那种快感。

就是一个自戏xx。

–.雨水。



  清明时节。本是一片儿降水的任务,千百年来从未有一次像这样停滞在人间。撤销了法力,任那本属于自己手中的水滴头一次接触肌肤,竟是别样的滋味。

  不记得仍为龙儿那段时间里,风吹雨打的那些苦痛。只是对那水浸泡每一个孔隙的反感与日俱增。为龙王的职责不过是在水中做个长久的水人罢了。

  这是动态的水,杂着泥土与花儿的醇香。一点点滋润肌肤。顺着脸庞流到锁骨,胸口,然后淫灭在衣服中。冰凉的触感与人抚摸的手一般柔软。呼吸仿佛也停滞在此。终于明了那白龙为何硬是说这凡间好风光,迟迟不肯成神。

  为何而不愿成神。?

  我见那灯火阑珊,已是神人后竟也徒生羡慕。连这长生不老的资格也觉得恶心至极。不用担心被浪打翻的帆船罢,顺风顺水的,也不似从前。

  也就羡慕起那逍遥自在的白龙来。

  双手相碰,于袖中十指相扣。法力使得水汽顿时消散。

  既已成神,为万人敬仰。

  只是活的窝囊。



那个,扩扩我好吗!名朋116太一!!扩我!拜托了!!♡